中国书画报20220321导读: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一部小说

你猜 阅读:275 2022-03-30 10:58:42 评论:0

——读霍香结长篇《日冕》 ■乌 蒙


当我翻开霍香结的小说《日冕》,读到如下开头:“你的祖父,莫家围的最后一代嗣子师祐公莫元良弥留之际,在他母亲的记忆体中又看到小时候他的父亲在神垕世居的牛圈和马厩旁的科学实验室里跟他们讲解水漂石原理时岣嵝山渐底下的河洞静如一枚银器。”我知道,有了,我必须一口气读完它。它把我的小心肝儿刹那间提到嗓子眼。一天一夜十八个小时内读完了它。在沉闷和文体僵化的当代汉语写作中,突然冒出一部如此壮阔的南方家族史诗,令人心旌摇曳。它大开大阖,语言恣意奔流,结构精妙,技法无比精湛地熔铸了文言,方言和翻译语流的成果,呈现为灿烂千阳般的姿色,我视其为现代汉语写作的一种幸运。仿佛又有了当年阅读《白鹿原》后的心境。


霍香结这部《日冕》,对我国历史和传统投以温情的目光,其笔下的小说人物,无论是守护道统的嗣子莫大恒,还是沉迷肉欲的莫镛良,在作者温情的叙述口吻里,都是生命力极度蓬勃的硬汉,都是赴火蹈刃、死不旋踵的可敬人物。小说《日冕》问世,为道统与血统绳继不断的家国天下正名,来得正是时候。在莫家围的嗣子莫大恒看来,人,无疑是“人者,仁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的孔孟老古套,难免受到在民国乱世中长大的一些个不肖子的挑战。为此,他不惜动用业已动摇的家族权威,将离经叛道的不肖子们削谱出族。当然,莫大恒也不是抱残守缺之辈,他也试图认同“自婚自娶”的时代大趋势,试图兼容并包,甚至邀请蓝眼睛传教士入住莫家围,为他天马行空的科学实验建言献策。在莫大恒的生命观里,人活在世上,立功立德立言,三头至少得占着一头,要不然便是枉活一世,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故此,当他得知他的儿子们作出了不同的人生选择,尽管与他心底的道路相违背,他也颇感欣慰,觉得自己的儿子不是嫳儿,至少还在思考世界是怎么回事。


中国书画报20220321导读: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一部小说


小说《日冕》,虽时有“亲亲与明明,方不毁人伦而得以远嗣”的义理沉思,但它毕竟是小说,不是“尊德性道问学”的理学论著。其叙议的精妙,在于将莫大恒的义理沉思融入家国命运和个人命途的冲突激荡之中。其间新人、旧人,亦旧亦新、半旧半新之各式人物,在时间的迷津里或奋起抗争,或沉沦堕落,或投奔革命,或落草为寇,或自找倒霉,或遁迹空门,都在争相给出各人对生命何为的精彩诠释。


霍香结之写《日冕》,与他先前写《灵的编年史》,遵循的不是同一套文学逻辑。《灵的编年史》旨在对小说本身予以重新定义,解除小说与人物故事宿命般的纠结。而在《日冕》中,霍香结杀了一个回马枪,掉头拥抱小说的人物故事传统。读《灵的编年史》,你读到的是弥漫始终的梦魇般的语词的精灵,以进入者为吞噬的对象。而读《日冕》,你读到的是豪鲜壮盛、活色生香、灿烂妖冶,一个个恨不得把短短一生活出几生几世的妙人。即使读者对小说《日冕》在宏大叙事上的探索和精进不感冒,也能从这些在国仇家恨和个人的恩恩怨怨中活得真切、爱得敞亮的妙人身上,感受到或领悟到活人的真谛。


中国书画报20220321导读: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一部小说


正如鲁迅所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这话拿来说明对《日冕》的解读不只一种,也正合适。而具有综合视觉的读者,则能同时看见小说的全貌。小说中的情爱,不过是人伦之常,用不着像幼儿一般大惊小怪。道学家的假正经固然要不得,流言家的猎奇也是村气乱冒。但小说家能否以一颗平常心去书写小说中的情爱,也的确影响着读者的阅读心态。一些作家写情爱和性事,像一个个投机商,只是为了逢迎读者的窥淫欲,多从读者的裤兜里掏出几枚铜钱来。对这样的作家,可以将叔本华的一句劝告转赠给他:“少要点钱,多要点脸吧!”令我兴奋和敬服的是,霍香结笔下的情爱,无论是正恋还是畸恋,非但没有猥琐淫秽之感,反倒透出一股以悲剧为底色的严肃劲头。在霍香结这里,情爱,不是调味的胡椒,不是勾魂的诱饵,而是对存在的勘探、对生命的讴歌、对人性的哀悯。


此时,窗外徐徐待开的满树玉兰,仿佛正是一种春天降临人间的强大意志。而作者,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一部小说。


如需订阅中国书画报请点击:中国书画报

标签:程序员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我的关注

搜索
排行榜
关注我们